<sub id="jt5lz"><dfn id="jt5lz"><ins id="jt5lz"></ins></dfn></sub>
<address id="jt5lz"><listing id="jt5lz"><menuitem id="jt5lz"></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jt5lz"></address>

      <sub id="jt5lz"><dfn id="jt5lz"><mark id="jt5lz"></mark></dfn></sub>
      <sub id="jt5lz"><dfn id="jt5lz"><mark id="jt5lz"></mark></dfn></sub>

        <sub id="jt5lz"><listing id="jt5lz"><mark id="jt5lz"></mark></listing></sub>

        <address id="jt5lz"></address>

          <address id="jt5lz"><dfn id="jt5lz"></dfn></address>

            <form id="jt5lz"></form>
            <sub id="jt5lz"><dfn id="jt5lz"><ins id="jt5lz"></ins></dfn></sub>

            <sub id="jt5lz"><listing id="jt5lz"><menuitem id="jt5lz"></menuitem></listing></sub>

            企業郵局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今天是:  站內搜索: 
            首  頁 | 單位概況 | 機構介紹 | 政策法規 | 工作領域 | 地質榮譽 | 資訊專欄 | 陜煤地質 | 文化園地 | 下載專區 | 聯系我們
            安全生產月專欄
            安全從“頭”做 意識心里放 記父親和安全帽的二三事
            發布時間:2020-11-09    陜西省煤田地質集團有限公司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馬斯洛說,除了水和空氣,安全是人類的第一需求,甚至比愛和被愛更為迫切。安全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也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安全生產既是人們生命健康的保證,也是企業生存與發展的基礎。

                我的父親是家中長子,爺爺退休之后家里失去了主要收入來源,微薄的退休金根本養活不了上上下下一家人,看著身體不好的奶奶和年紀尚小的弟妹,父親初中畢業后放棄了讀書的機會,繼承了爺爺的衣缽,成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鉆探工人。1983年他從關中老家只身一人來到陜北榆林,剛剛進入一八五隊的父親被分配到了物探部門,零基礎跟著師傅慢慢學起,實習時來到漢中,到達施工現場后,面對新奇的鉆機,第一個學習任務便是如何正確佩戴安全帽。聽著師傅諄諄教誨,當時十幾歲的熱情青年哪里能耐住性子聽,根本沒有將毫不起眼的安全帽放在眼里,當時帶他的李虎山師傅看著父親毫不在意的表情直搖頭,師傅說:“小伙子可不要不把安全帽當回事,不然可要吃大虧”。結果在父親鉆機實習生活的第三天,他覺得麻煩就把安全帽摘了,想一個人趁著倒班間隙時間好好學習研究一下機器構造,結果一個不留神,轉身的時候頭就磕到了機器,聽到動靜的李師傅立馬走了過來,張口就訓,“叫你把安全帽給我好好戴——著你話聽到哪里去了!”一邊說一邊上前查看父親的頭,看見只是磕破了皮心里便有了數,可是嘴里的教訓依舊沒有停,“前天給你好好說的時候就看你小子一臉不服氣,這下給我好好長記性”,有可能是因為長期在鉆機旁邊施工,鉆井工人說話嗓門兒都特別大,不一會就吸引好多同事過來圍觀,父親捂著頭,疼的眼淚打轉,又羞又愧,羞的是感覺在師傅和同事面前丟了臉,愧的是剛才為什么沒聽師傅的話。從這之后父親就牢牢把安全帽給“綁在”身邊了,后來他總是不好意思地笑著回憶,還是要多謝師傅,不光教會了他很多專業知識,也讓他意識到了現在安全生產的重要性,不然一旦發生意外會,就會產生很嚴重的后果。

                短暫的實習期結束后,父親去了浙江長興的一個煤田地質學院學習,在那里父親很快成長起來,學會更多的專業技能和知識?;氐接芰趾?,父親進入了石油鉆井,成為了一名鉆井工人,在幾十年如一日的野外施工過程中,他一直都把安全措施工作放在第一位,尤其是寶貝的安全帽,各種顏色的換了無數次,有的安全帽上面有個坑,那有可能是被高空墜物砸的,有些孔位深,施工時間較長,十幾二十米的鉆塔上,會有螺絲松動的現象;有的被蹭掉了漆,有可能是在取芯或上下鉆的時候,使用提引器時被蹭掉了...諸如此類的事件數不勝數。

                父親在陜北立了業成了家,我的母親曾是一名紡織工人,一樣的工人身份讓母親對父親的工作有了很多感同身受,她經常對父親說,她們在工廠里紡織工作時,防護工作特別嚴格,好多女同志留著長發,安全帽也是重中之重,就怕頭發被卷入機器,所以每次進入車間前一定再三檢查好安全帽是否佩戴規范,萬一頭發被卷入機器發生意外,后果不堪設想。父親聽完總是微微一笑說,我知道野外安全措施要做好,你放心吧。每次父親出野外前夕,母親總是默默為他準備好野外的生活用品,將安全帽擦得干干凈凈,把手套和勞保鞋收拾整潔,家中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條,囑咐他務必小心,注意安全,沒有對常年在外的父親有過一絲怨言。母親還總是跟我說父親在外面辛苦工作,我們要懂得理解和支持他。我們住在家屬院里,有時候會聽到各種安全事故,每每聽到別人說,誰在鉆機出了事故,更甚于可怕的是,一個工人在沒有佩戴安全帽的情況下,被高空墜物砸到了頭,導致脊椎受傷而癱瘓在床,母親總是滿眼愁苦地給父親打電話,三番五次囑咐父親一定一定注意安全。

                再后來,父親自己承包了鉆機,他是一個事必躬親的人,脾氣又犟又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自己經手解決,任何危險的操作也都是親力親為,從不假手于他人。就是這樣事事小心的父親,都免不了出現意外。我至今都記得很清楚,那是2012年的夏天,北方野外的夏天炎熱異常,強烈的紫外線像要把人們都曬得脫幾層皮,父親在山西干活,他跟其他工人們一起正常進行施工時,突然被從鉆塔上方掉下來的u型管砸到了左手小拇指,據父親說,他當時的的確確是戴著安全帽和手套按照施工要求正常且安全施工的,卻沒想到突發意外……當時父親忍住十指連心的疼痛安排了其他人檢查鉆塔后正常工作,將施工現場后續事宜安排妥當后才回到榆林治療。拍了x片后醫生說是粉碎性骨折,需要馬上手術。父親手術成功出來后,看著母親哭腫的眼睛還笑著對她說:“你看你哭啥,這不是沒事好好的,就是手指頭受了點傷”。母親忍不住反駁道:“說的這么輕松,萬一你現場安全措施沒做好,東西掉下來直接砸中頭,那不是更危險了”。父親聽完后沒有說話,沉默地看著母親,自己想想也是很后怕,類似的事件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在野外施工時高空墜物在所難免,以前的鉆塔大都十幾二十米,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螺絲釘從空中落下來,經過重力加速度,落到地面時的速度也足以致命,萬一直接砸中人的頭部,輕者導致傷殘,更有甚者直接當場死亡的案例也不是沒有。

                父親的野外施工生活一直持續到2015年,那年父親因為腦梗重病,在家里休養一年后便被調回到巖土工程處工作,多年的野外施工生活讓父親在室內根本“閑不住”,他還是很喜歡出野外,他便以項目監督安全員的身份外外跑,他經常說:“只要機器運轉著,就必須佩戴安全帽,不戴安全帽絕對不能進入現場”。他就像當初師傅教導自己一樣,把自己的經驗教給現在的年輕人,希望他們能少走彎路,時刻將安全意識放在心上。

                頭上戴個安全帽還不夠,更重要的是安全帽底下的頭腦是不是真正牢固地樹立了安全第一的思想,不論何時進入生產現場一定要牢記按要求帶好安全帽。對于像父親一樣普普通通的地勘行業工作人員來說,戴好安全帽更是性命攸關的大事,由于沒有正確佩戴安全帽而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不勝枚舉。安全帽是保護我們生命安全的“盔甲”,必須時刻牢記戴在頭上,更為重要的是,要把安全意識牢牢記在心里,正真做到警鐘長鳴,防患于未然。

                作者簡介:呂妍蓉,1993年出生,陜西榆林人,畢業于天津外國語大學,現就職于陜西省一八五煤田地質有限公司


            首 頁 單位簡介 信息公開 人才招聘 信箱登錄 管理登錄 |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省煤田地質局 陜西省煤田地質集團有限公司Copyright2012 shaanxi provincial coalfield
            地址:中國·陜西·西安市未央區文景路26號A陜煤地質科研辦公樓   郵編:710021   電話:(029)86681000
            E-mail:mtdz@mtdz.com    乘車路線:601路、108路、714路、702路在交通職業技術學院下車
            本站域名:http://www.pcrepairitkid.com 陜ICP備05015530號 網站標識碼:6100000032 0.0092 s

            陜公網安備 61011202000164號

             
            福彩